由刘汉涉黑成“气候”引发的思考

来源: | 2014-02-27 09:45:12

  连日来,有关“四川富商刘汉涉故意杀人罪被公诉”的话题沸沸扬扬,甚嚣尘上,舆情之热势不可挡。检方指出,刘汉、刘维等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经营罪、串通投标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窝藏罪、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等,涉嫌21项罪名。其,势力辐射京蜀多地,以“血路”开财路,劣迹斑斑、罪行累累,枪、钱、血里的400亿帝国黑幕令人发指。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00万网友参与“四川富商刘汉涉故意杀人罪被公诉”相关话题的讨论和超过10万条的网民评论。

  在中央的高度重视和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办案民警辗转四川、北京、广东等10余个省市,行程数十万公里。通过近一年的艰苦努力,作恶20余年的刘汉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被成功打掉,骨干成员被全部抓获归案。四川成都、绵阳、广汉等地受害人家属及群众“奔走相告、拍手称快,鞭炮声经久不息,气氛之热烈如同过年。”在广大民众为中央反腐打黑的坚定态度和果断亮剑的坚强决心“点赞”和力挺的同时,人们在思考,刘汉涉黑犯罪集团是何以坐大成势、成了“气候”?

  知黑保黑,养痈遗患。新华社发表的评论一针见血的指出,“刘汉涉黑组织危害之巨、盘踞之深,除了自身的凶残狡诈外,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一些党政部门和司法机关工作人员为他充当‘保护伞’”。大量事实证明,“容黑”、“养黑”、“保黑”,是所有黑恶势力及涉黑组织起势、成势的根本性原因。涉黑组织的出现,不管穿上什么样的马甲,如何善于伪装,都有一定的迹象、苗头及其关联性、规律性,并不难发现和查处,更可以及时分化瓦解、消除遗患,只要地方主政官员和司法机关有胆识、行动果敢,细心追查下去,就没有打不掉的黑恶势力。

  然而,一些地方党政部门的领导和司法机关工作人员却睁只眼闭只眼的“容黑”存在,有的不仅包庇、纵容而且还参加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及其犯罪行为,致使“养黑”、“保黑”交相呼应,涉黑组织不仅有了起势、成势和坐大的土壤和空间,而且还构建起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网,形成政商勾结、警匪勾结。一些腐败官员主动提供“保护伞”,导致政府整体权威、效能与公信力严重受损。

  在“容”、“养”、“保”的庇护下,刘汉从1993年撕毁法院封条、持枪妨害公务的小混混,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他纵横政界、商界和司法界,频频逾越和挑战党纪国法。他们不仅打造了“黑金帝国”,而且还将政商合流、警匪勾结推向了新的“高度”。 多年来,刘汉黑社会组织的淫威在当地形成了强大的心理震慑,四川等地众多受害人有冤无处申、有恨无处诉、有案无法破,感受不到法治和正义的阳光。甚至一些政法干警也谈“刘”色变、纷纷回避。

  正因受益于更高权力的庇护和更高级别的默认、允许,刘汉黑社会组织在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的同时,也捞取到了各种政治身份。刘汉本人拥有20余项个人荣誉称号,还头顶连续三届四川省政协委员、政协常委的耀眼光环。专家指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基本都是有实权的官员,因此最大的阻力就是个别掌权者本身。” 刘汉等人的有恃无恐乃至无人敢于撼动,正是有某些官员给其撑腰。特别是在司法机关工作人员的保护下,他们更加恣意妄为、肆无忌惮,无视法律、践踏法律。

  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黑恶势力是官员腐败的社会基础,而官员腐败又是黑恶势力的权力支柱。“很多地方没有对这些‘保护伞’进行打击,还有的地方因为迫于群众的压力假意进行打击,其实并未真正有所行动,只是做样子,并没有实质效果。”黑恶犯罪分子以“血路”开财路,“保护伞”们收取带血的“黑金”,权力与黑恶势力犬牙交错、沆瀣一气。

  反腐打黑,除恶务尽。刘汉涉黑犯罪集团并不是个案。目前,我国黑恶势力犯罪涉足领域多、分布广,发展周期相比以前更短,一年半载就能形成。特别值得警惕的是,黑恶犯罪正积极向政治领域渗透,想方设法寻求政治靠山,捞取政治资本。专家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仍然是我国黑恶势力犯罪活跃期,目前我国黑恶势力滋生发展快,“割韭菜”现象十分明显,再生能力强,不管经济发达与否,各地都有可能滋生黑恶势力,从强占行业市场、垄断经营到插手民事纠纷、征地拆迁,从组织卖淫、制贩毒品到放水洗钱、开设赌场,只要有利可图,黑恶势力就会插手,不择手段的掠夺经济利益。近年来,黑恶势力的经济实力呈“滚雪球”式发展,社会危害加剧,严重破坏社会和谐稳定、对经济发展的破坏越来越严重,打黑除恶的形势不容乐观。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打黑除恶持续不断。黑恶势力,破坏国家法治、影响社会公平、危及百姓安全,事关人民生命财产、社会经济秩序和基层政权建设。所以,“打黑”既是“政治仗”又是“民心仗”,更是反腐败的深入和继续,关乎国家法治建设、执政根基的巩固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尤其是对全面深化改革和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因此,打黑除恶必须有坚定的政治信念和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充分认识打黑除恶的必要性、重要性、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和黑恶势力的潜伏性、复发性,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和积极应对的法律措施及打击手段,对打黑除恶必须有正确的认识、科学的判断。

  打击黑恶势力犯罪,消除涉黑政治“暗疾”,需要各级政府和司法机关从制度入手,不断完善、创新各项制度,坚持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积极推动打黑除恶工作长效机制建设,完善打黑除恶法律法规;建立涉黑案件倒查“问责制”;加强政法机关打黑除恶专业队伍建设,健全打黑除恶工作领导协调、责任考核、办案协作和执法监督等规章制度;各级领导干部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提升反腐打黑的法治水平,加快形成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反腐打黑体制和权界清晰、分工合理、权责一致、运转高效、法治保障的反腐打黑机构职能体系。反腐打黑必须做到“打早打小、露头就打、黑恶必除、除恶务尽”,不能“割韭菜”式的打击,要把打击锋芒对准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彻底摧毁其组织体系和经济基础,铲除“保护伞”及其赖以存在的土壤,使其不能死灰复燃。

  清除司法领域的害群之马。黑恶势力的猖厥与司法腐败关系密切。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司法领域腐败的严重性及其后果。执法队伍本身非常庞大,因此,在反腐打黑过程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是多方面的。其涉及范围广泛,既有基层机关,也有高层单位,而且涵盖了公检法司。由此可见,整治司法领域存在的腐败已经刻不容缓。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指出,“司法部门的腐败对于社会的负面影响更大,因为司法部门本身就是维护社会公正的重要方面。司法部门的腐败,是权力与利益的交换,是把社会的公正和良心出卖了。因此,严厉打击司法部门的腐败,意义非常重大。”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三个”坚决,凸显出治理司法腐败、清除害群之马的坚定态度和决心。他说,“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习近平指出,政法机关要完成党和人民赋予的光荣使命,必须严格执法、公正司法。要坚守职业良知、执法为民,广大干警自觉用职业道德约束自己,做到对群众深恶痛绝的事零容忍、对群众急需急盼的事零懈怠,树立惩恶扬善、执法如山的浩然正气。

  清除害群之马,加强执法队伍建设,是反腐打黑的重中之重。习近平强调,服从法律,铁面无私、秉公执法,要靠制度来保障,在执法办案各个环节都设置隔离墙、通上高压线,谁违反制度就要给予最严厉的处罚,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要坚持以公开促公正、以透明保廉洁,增强主动公开、主动接受监督的意识,让暗箱操作没有空间,让司法腐败无法藏身。

  反腐打黑,清除司法腐败,就要求执法队伍信仰法治、坚守法治,做知法、懂法、守法、护法的执法者,关键时刻能够站稳脚跟、挺直脊梁,坚定理想信念。反腐打黑、建设法治中国,需要一支清正、廉洁、高效的执法队伍。习近平指出,政法队伍要始终“坚持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永葆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政治本色。政法队伍要敢于担当,面对歪风邪气,必须敢于亮剑、坚决斗争,绝不能听之任之;面对急难险重任务,必须豁得出来、顶得上去,绝不能畏缩不前。”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面对反腐打黑,各级党政干部必须坚定理想信念、增强政治定力,坚守精神家园的“正气”。自觉地加强政治修养,增强政治信念的坚定性、政治立场的原则性、政治鉴别的敏锐性、政治忠诚的可靠性;旗帜鲜明地弘扬真善美、贬斥假恶丑,树立正确导向、澄清模糊认识、匡正失范行为;坚持廉洁自律,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做到“心不动于微利之诱,目不眩于五色之惑”;把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作为基本任务,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作为核心价值追求,把保障人民安居乐业作为根本目标,坚守党的组织原则,确保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得到统一正确实施。

  各级领导干部必须牢固树立法律红线不能触碰、法律底线不能逾越的观念,要始终怀有敬畏之心,不去行使自己不该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要秉承法治思维、法治理念和法治精神,增强价值判断能力和明辨是非的能力。面对大事大非,敢于亮剑;面对矛盾,敢于迎难而上;面对危机,敢于挺身而出;面对失误,敢于承担责任;面对歪风邪气,特别是敢于同黑恶势力和那些“容黑”、“养黑”、“保黑”的腐败官员和司法领域的害群之马针锋相对,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

  反腐打黑,民心所向、国运所系。反腐打黑,任重道悠。(缪金华)

责任编辑:SH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