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私自贩卖患者肾脏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 2014-02-20 14:27:20

  3年多的时间,河南农妇徐秀英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肾。就在2008年,因为经常性腰疼,她在医院进行B超检查时被告知,陪伴自己40多年的右肾,“不翼而飞”了。

  自己的肾被摘除了,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原因?徐秀英一概不知。在此之前,她总共因病做过两次手术,一次是2006年的直肠手术,一次是2007年的子宫肌瘤手术。

  联想到媒体报道中,一些医护人员联合售卖人体器官的不法分子勾结,在患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肾取出,徐秀英感觉心寒。

  为了弄清楚谁“偷”走了自己的肾,徐秀英开始不断寻找证据、诉求法律。

  然而3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徐秀英的肾依然不知所踪,法律之路也走得颇为曲折。而她仅剩的左肾也已不堪重负,被查出肿瘤。

  双肾正常进手术室

  家住河南省项城市城郊乡郭庄村的徐秀英,在2006年之前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其丈夫为民办教师,当时工资只有300多元,而且工作时间紧,没时间照看家,徐秀英就担起了整个家庭的生活重担。为了让儿子上大学,她常年在街上卖水果,上百斤重的货都是她一个人搬运,“那时候身体好。”

  可到了2006年,徐秀英发现自己便血,便在丈夫陪同下到河南周口市中心医院做检查,检查结果是其直肠上长了一个良性瘤。医生告诉她,“做个手术就可以,其他指标都没问题”。

  放心之后的徐秀英开始考虑手术成本,最终放弃在周口市中心医院治疗,选择回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手术。

  回到项城后,夫妻俩东拼西凑借了1万多元,住进了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

  值得一提的是,2006年10月8日,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在给徐秀英做术前检查时,B超检查显示其“左肾体积增大,右肾大小形态正常,被膜光滑,双肾实质回声均匀,集合系统未见异常回声”。

  手术时间越来越近,11月份的一天,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给徐秀英再次进行检查时,突然告知她的血样显示是艾滋病血,手术难以进行。听到这个消息,徐秀英惊呆了,她不相信这个结果,随即到当地防疫站进行专业检查,而防疫站出具的检查结果表明她并未感染艾滋病。

  徐秀英拿着结果回到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彼时,医院方直接认同了这一结果,并未再提出异议。

  徐秀英的手术计划继续,不过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是以“直肠癌根治术”进行——在徐秀英寻肾期间,周口川汇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证实了这一点。

  2006年11月14日早上7点多,徐秀英被推进手术室。很快,她被全身麻醉。

  这个手术,一直持续到下午两点才结束。

  然后,徐秀英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令徐秀英奇怪的是,院方在手术后又称她不是直肠癌,而是“直肠绒毛状管状腺瘤”。

  不过,彼时,徐秀英没有太在意,只要病好了就行。

  徐秀英术后醒来,医生又告诉她还患有子宫肌瘤,需要第二年才能手术。

  就这样,徐秀英在身体恢复后,回家等待第二年的子宫肌瘤手术治疗。期间,她总感觉腰疼和背痛。

  2007年10月19日,徐秀英选择了另外一家医院项城市城郊医院进行子宫肌瘤手术——相比起来,项城市城郊医院的手术价格便宜,且丈夫的同学和自家的亲戚都在这家医院工作,便于照顾。

  这次手术,医院对徐秀英进行了下半身麻醉。

  “当时意识还算清醒,(手术)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2014年2月11日徐秀英回忆说。

  手术结束,徐秀英回到家中慢慢恢复身体。

  但直到2008年,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腰疼、背痛现象越来越严重。“尤其不敢吃药,一吃就特别难受。”

  无奈,徐秀英又到城郊医院进行检查,在做B超时被询问“为什么就一个肾”。

  徐秀英急忙追问,后来听医生解释说“也有先天缺一个肾”的情况时,觉得自己应该属于先天缺肾者,便没再在意。

  直到2011年,徐秀英与街坊邻居聊天时,听说有医院医生参与非法卖肾被判刑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肾是不是也被卖了?

  徐秀英赶紧翻出当年住院病历,才发现其在2006年手术时,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检查报告表明其双肾正常。

  虽然内心着急,但徐秀英没有急于找医院讨说法。

  2011年8月26日,她先到项城市人民医院做了一个腹部CT平扫片,片子显示:右侧肾脏缺如(医学解释:在正常人体中应有的部分,如器官、组织、基因等,而某些人体上没有就叫缺如)。

  同年9月29日,徐秀英又到位于郑州的河南解放军153医院做了肾动脉造影X线片,片子显示:左侧动脉显像;腹主动脉右侧缘相当于左肾动脉平面见局部缺陷。

  通过这两份报告,徐秀英确认自己右肾被“偷”了。

  随后,缺乏法律知识的徐秀英以民事起诉方式,将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城郊医院告到法院,案由是“医疗损害赔偿纠纷”。

  之后,经项城市人民法院协调,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称“愿意付给徐秀英7万元作为赔偿,这笔钱是出于人道主义”,徐秀英没有同意。而城郊医院则表示“我们没有动你的肾,所以不赔偿”。

  司法鉴定试图揭开真相

  协调尚未有结果时,徐秀英终于了解到,“这不是简单的民事案件,是刑事案件,还应该有司法鉴定”。

  于是,徐秀英向法院提出做法医鉴定,经过多方考量,共同选择了位于上海的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

  2012年,徐秀英在项城市人民法院两名工作人员陪同下第一次赶赴上海,但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只做了相关检查,并未出具结果。

  隔了一段时间,徐秀英与法院以及两家医院工作人员再赴上海,进行“视听锁定证据”,但两家医院均不承认动了徐秀英的肾。不过,鉴定中心在询问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何手术前检查有双肾,后来就少了一个,对方没有回应。

  城郊医院则始终坚称没有动过徐秀英的肾。

  在鉴定中心建议下,徐秀英又返回周口市中心医院做了一次腹部CT+图像重组片,这种检查方式能全面立体检查出患者情况,更具权威性。

  该片显示,“左侧肾脏显影,左肾动脉显影良好;右侧肾脏缺如,未见右肾动脉显示。”

  项城市人民法院将这份报告邮寄给了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

  2013年6月26日,徐秀英终于拿到了鉴定报告。

  这份鉴定报告的鉴定意见显示:1.项城第一人民医院为徐秀英实施直肠癌根治术中存在行右肾切除术的可能性,但难度较大。2.项城市城郊卫生院在为徐秀英实施腹式子宫切除术的过程中难以实施右肾切除术。

  从鉴定意见中,两家医院貌似都没动徐秀英的肾,但一长期从事法医鉴定的人员告诉记者:“鉴定报告中的鉴定意见从不肯定结果,基本上最接近的一般是最真实的。”

  另外,该鉴定报告还阐述了一个专业问题——手术刀口,报告称“就现有材料分析,在全麻及上述手术切口(记者注:指下腹部正中绕脐切口进腹)的情况下,具有切除右肾的可能性。”

  鉴定报告还称,“但因切口位置较低,要行右肾切除术存在一定的困难,故需要较好的手术技巧。”

  需要指出的是,城郊医院为徐秀英进行子宫肌瘤手术时,是在项城人民医院愈合刀口的位置,进行切口,切口较短。

  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报告也称,“该手术切口为行腹式子宫切除术的常规切口”,“难以实施右肾切除术”。

  多个疑点难解

  尽管徐秀英拿到了上述鉴定报告,但她仍无法确认谁拿走了她的肾。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医学专家。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表示,“徐秀英事件,有3个疑点:第一,手术刀口过长;第二,手术时间过长;第三,术前化验血时间过长。”

  手术刀口过长,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报告亦有显示,那么,与徐秀英同年龄、同病情的一台手术需要多长时间?

  记者以咨询的名义,对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了暗访,该医院外科主任陈树理(音)说:“如果是请河南省肿瘤医院的医生来做,需要1个小时,他的技术好,如果自己医院的医生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但徐秀英在这家医院做手术时却用了6个小时。

  而后,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刘荣领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时称:“已经向有关部门汇报了,卫生局领导很重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毕竟严重伤害到人家器官了,现在公安局已经按伤害罪立案了,调查清楚了,坚决进行处理。”

  项城市人民法院也回应:“公安局已经按伤害罪立案了,正在协调,很快就会有结果。”

  可对于公安局立案一说,项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董洁(音)却予以了否认,对方称:“还没有直接立案,在进行前期工作,现在正在学习医学知识,学习好了再去侦查。”

  显然,徐秀英寻肾的路程依然漫长,而她的肾到底去哪了?也依然未知。 

责任编辑:SH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