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小梦汇聚大梦

来源: | 2014-07-31 15:35:47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看见这个题目,我的耳边就想起了这首歌。我是一名毕业于安县师范校的教师,安县师范校“面安昌江流而映带,背层峦叠翠而逶迤,右圣灯高耸,左新城初建”坐落在安昌圣灯山脚下,我一直对这片土地有种特殊的感情。2003年9月,我终于调到了梦寐以求的母校教书——它就是现在的北川西苑中学2008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改变了我的户口,我变成了一名北川人。在我们伟大的党的坚强领导下,在威海人民的倾力援建下,在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关怀下,北川实现了从悲壮走向豪迈的快速跨越。作为一名北川人,我爱上了这方山、这方水、这方人。

  这方山——

  春天,这里的龙门山脉,山峰叠峦。这里的山林树木抽出了新的枝条,长出了嫩绿的叶子。这里的农民“靠山吃山”,山上栽满了各种果树。桃花开了,远远望去,像一片燃烧的火焰;梨花、李花开了,白的像雪,粉的向霞。近看,还有无数含苞欲放的花蕾,好像是一个个害羞的小姑娘,用手掩住自己可爱的小脸,在和我们捉迷藏呢。花丛中,有许多的蝴蝶和蜜蜂在翩翩起舞。

  爬圣灯山的人络绎不绝。山顶上,有许多的小孩在放风筝,五颜六色的风筝给圣灯山增添无限的美丽;欢声笑语给圣灯山增加了灵气……

  夏天,树木长得郁郁葱葱,山脉上的树更绿了,远看像一个威武挺立的战士日夜守卫着龙门山脉,又像一把把撑开的绿色大伞呵护着安昌这古老而神奇的小镇。近看,树叶长得密密层层,遮住了整个山脉。山下的野花开了,红的、白的,黄的,美丽极了。圣灯山的特产枇杷熟了,黄橙橙的。山上山下的叫卖声夹杂着人们的笑声不时的飘过你的耳朵,令人陶醉和向往。

  秋天,柑橘成熟了,那挂满枝头的柑橘随风摇荡,像一个个可爱的小灯笼,又像一个个可爱的小脑袋在摇来摇去,仿佛在向主人邀功请赏。收获的时节到了,农民们看到又大又红的柑橘,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冬天,圣灯山一早就披上了银装。周围的山峰还是黑黑魆魆地仰望着它,既羡慕又嫉妒,在寒风呼呼中生气地诅咒着造物主的不公。腊梅冒着寒风开放着,好像在告诉我们,不要向寒冷低头,要战胜灾后各种困难。冬天来了,春天不会太遥远了。

  这方水——

  水是山的血液,没有水就没有万物的生命。圣灯山的水不可能奔腾不息,也不可能淙淙不止,它似大家闺秀般的矜持,总是遮遮掩掩地在山的怀抱中顺着山势自上而下慢慢地流淌,曲折环绕,让人又想起了《小石潭》里的溪水。2012年冬天,我到北川青片乡的一个学生家去家访。由于新建的擂禹路还没建成,我们只有到擂鼓转车,坐上了专门供上山用的吉普车。山路沿着大河蜿蜒而上,山间的流水或细、或宏大,看到这水的美丽、灵动,我一下子喜欢上了她,紧张的心情得到了放松,即使只是细流,我也产生了“天门中断楚江开”的豪情。

  多少仁人志士以水为喻,《论语》·雍也篇记载孔子对待山水的态度,即“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智者的快乐,就像水一样,悠然安详,永远是活泼的。仁者之乐,像山一样,崇高、伟大、宁静。

  我既不是智者,更不是仁者,但爱山爱水是我的天性。而古往今来,也有很多迁客骚人钟情于山水之乐,也成就了无数名篇佳句长留人间,只为留住这美丽于心间。安昌的山中孕育出的琼浆玉液,千回百转,集流成河,才造就了安昌江,也证实了自己的存在,更为涛涛东流的浩瀚长江增加了色彩,铸造了自己的广阔与壮美。否则“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广阔之赞将会从人世间蒸发。

  也许,如今的安昌河让我们心痛和失落,但它昔日的荣光我们也不要忘怀。这里的水不因地震而沉默,也不因人类的践踏和亵渎而萎靡,它依然我行我素地奔向长江、奔向大海。

  北川的水总是具有个性,不因为外力而枯竭,也不会因为天崩地裂而停息。即使是严寒的冬天,寒霜遍地、白雪皑皑,但它依然悠闲地流淌,流向远方……

  这方人——

  北川是全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可以想象是以羌巴汉子为主。羌族人能歌善舞,热情好客。刚到那学生家,我们就看见一大堆人围了上来,学生的父亲给我们热情的介绍:这是她大姨、这是她大舅、这是生产队队长、派出所所长……到了吃饭的时候,主人家轮番上阵,劝我们喝他们自己酿制的酒——马槽酒,还给我们唱起了劝酒歌“青幽幽的杂酒诶,咿呀勒索勒……”到了晚上,院坝里燃起了篝火,热情的家长教我们跳起了锅庄。我没想到羌族人不论男女老少都会唱歌跳舞。

  这方人知道感恩。这方人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还有一个学生,原是山里学校的孩子,“中国心”志愿者联系到了我们学校,说这个孩子很可怜,家庭困难,父亲有病,生命垂危,而这个孩子很想读书,希望找一个好的学习环境继续读书。我为这个家庭而担忧,更为这个孩子而感动。我接纳了她,时常关心,她在我们班的成绩是芝麻开花——一直往前涨,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理想的高中。他的父亲每到逢年过节,都会给我打电话表示感谢,从此我们变成了朋友。

  2013年端午节,我又接到那孩子父亲的来电,说它的儿子在高中学习还在不断进步……听到家长发自肺腑的感谢话语,电话这头的我眼泪止不住滚滚流淌:我是一个普通教师,只不过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许多家长、许多学生都还如此记得我的好,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教书呢?

  ……

  我真高兴我生活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十八大描绘的美好愿景,两个百年目标托起的“中国梦”,都是为了把这山、这水变成仙山福地,都是为了让这人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都是为了这个时代成为我们依依眷恋的世界。

  我愿为“美丽北川,美丽家园”而奋斗!用实干铸就我的小梦,用小梦汇成教育振兴的大梦,汇成中华民族振兴的梦!(匡蓉)

  �

责任编辑:SH01

本文相关推荐